四川时时彩开奖结果|四川时时彩开奖直播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都市新聞 > 正文

特別報道│像一朵苔花,一直在努力向上生長

先賢有云:“左丘失明,厥有《國語》;孫子臏腳,《兵法》修列。”古之圣賢發憤之士激勵著一代代人自強不息。溆浦縣偏遠山村,一個在襁褓中雙腳癱瘓的小兒麻痹癥患者,45年來靠雙手撐著小板凳行走、膝蓋撐地挺直身板干活,苦練本領,從一個被忽視的殘疾人奮斗成家具木器廠老板,并帶動其他殘疾人和貧困戶一起脫貧致富——

像一朵苔花,一直在努力向上生長

——“板凳硬漢”胡玉山創業脫貧的曲折人生

工作時的胡玉山,雙膝撐地,全神貫注。

工作時的胡玉山,雙膝撐地,全神貫注。

胡玉山 (右) 與貧困人員在勞動。

胡玉山 (右) 與貧困人員在勞動。

清晨的麻陽水村,蒙蒙的霧氣向四周散去,不遠處,夏日的陽光灑在茂盛的青草上,涼風輕拂。6 月 11 日,當人們推開門窗開始新的一天時,胡玉山雙膝跪地斜靠著桌子,已經在地下室扎好幾把掃帚了。

“早上睡不著,起來先干點活。”鄰居夸贊胡玉山早,他謙虛地回答道,“我腿腳不方便,笨鳥先飛嘛。”他怕吵到別人,通常天沒亮就來到地下室忙活,白天則與工人們一起揮汗如雨,劈、鋸、刨、釘,直至夜幕降臨。有感于他的勤奮,大伙兒稱其為“兩頭黑”。

這是一年多來胡玉山的日常。2017年 11 月 16 日,在弟弟和鎮政府的幫助下,他籌集到 40 余萬元,從三四十公里外的山村來到溆浦縣城附近的麻陽水村,在縣道旁租下一棟民房的一、二層和地下室近 2000 平方米,辦起了“板凳硬漢”家具木器廠。

目前,廠里有14名貧困戶和殘疾人工作,主要生產木制品、掃帚和拖把。由于質量過硬,產品供不應求。2018年廠子盈利近30萬元,先后有20余名殘疾人和貧困戶來廠里工作。

“看到工人們每次捧著工資時的喜悅心情,也是我最快樂的時刻。”胡玉山告訴記者,辦廠既是實現自己的創業理想,又為讓那些貧困人員尤其是殘疾人有一個脫貧的平臺,“他們生活太苦太難,我是過來人,得幫一把。”

雙腳殘了,但還有雙手,不想成為家里的負擔

1974 年 4 月,懷化溆浦縣祖師殿鎮魯家溪村,一陣急促的哭泣聲劃破了村莊的寧靜,胡家的長子胡玉山出生了,這位生產隊長家喜氣盈盈。

可恨幸福的時光太短。快三個月時,胡玉山被小兒麻痹癥纏上了。家人叫來公社衛生院醫生,兩針下去不但燒沒退,孩子反而肌肉萎縮,雙腳畸形向后蜷曲。此后,直立行走成了遙不可及的夢想。

“這孩子很堅強,先是爬行,后來用屁股一頓一頓地向前挪動。”時隔多年,胡玉山的父親對當時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。

再后來,胡玉山發現用雙手各抓一個小板凳,可以協助雙膝撐地向前“行走”。這樣比以前的方式效率更高。

雙腳患疾病,頭腦卻不笨。正如他自己所說:“我的雙腳行走不便,但還有雙手,不想成為家里的負擔。”

爸爸媽媽忙著干農活,他不能幫忙,心里感覺很內疚。在媽媽收工回來做飯的時候,胡玉山在角落里偷偷看著媽媽生火、淘米、加水、洗菜、切菜、炒菜……

他一邊看,一邊在心里默默地模仿。有一天,他爬進廚房,用木板把地面墊高,雙膝跪在灶旁按照媽媽的步驟做起飯菜來。

媽媽收工回來走進廚房一看,為桌上的飯菜大吃一驚,“天啦,你是怎么做出來的啊!”隨后抱住胡玉山大哭起來。

那一年,胡玉山7歲。

往后的日子,父母在外干農活,他就在家操持家務,切豬草、喂雞喂鴨、做飯洗衣等全不要大人操心。鄰居說,當初胡家生了3個兒子,還愁沒有女兒做家務,胡玉山比一般的女兒強多了!

從殘聯理事長到優秀共產黨員,只要肯奮斗,青春就出彩

隨著時間的流逝,胡玉山慢慢長大了,“要想證明我有用,必須有一技之長。”

在沒有把握之前,他只能“做地下工作”。鄰居家請篾匠做竹器,他表面上是去玩,實則暗學人家的手藝,沒幾次就學會了破篾、編制簸箕背簍之類的。

“當時感覺好有成就感啊!”可是后來遇到了麻煩,腳不能站立,又大又長的竹子憑他的身高無法弄破。他認為縫紉的活兒相對輕松些,又同樣“偷學”一番。這次還真做大了,后來在溆浦縣城租了二個門面做衣服賣。

然而麻煩又一次光顧。長時間埋頭縫紉,血流不暢造成腦動脈硬化,他暈倒在縫紉臺上。住院治療期間,兩個弟弟勸其不要再折騰了,“放心吧,我們有能力供養你一輩子。”

但胡玉山并不屈服,“這條道不通,再換一個。”

之前,胡玉山對木工有初步認識,自從做篾匠失敗后,就沒再去研究。此時,村里有了鋸木機,他打算重操舊業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和練習,小板凳、豬食盆、洗腳盆等小件木器活越做越好,村里人競相購置。

產品多了得找銷路。腿不能走,胡玉山想到了村里的王學海,他右手殘疾,雙腿正常,每次趕集由他挑著木器去街上賣,按件支付工資。

沒想到的是,胡玉山已經不知不覺地開拓了另外一條路徑,“附近的殘疾人都可以聚集到一起共同勞動啊,大家還可取長補短,互相照應。”此后,來他家干活掙錢的殘疾人越來越多。

“不光是掙到了錢,更重要的是腦筋的改變。”胡玉山說,從靠人養到自食其力,這個變化是最可貴的。2003年,胡玉山被“委以重任”——擔任鄉殘聯理事長。

2014 年,胡玉山被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。2016 年,他找到村干部和鄉政府,“我今年收入有 2 萬多元,已超過脫貧標準了!”這一年,他主動脫貧。因工作勤奮,帶領貧困群眾脫貧成效明顯,他被村里推薦成為一名中共黨員,并獲評鄉鎮優秀共產黨員。

2018 年春節,當他在電視中看到詠唱袁枚的詩《苔》時,回顧自己的來路,不由感嘆:“我也像一朵苔花,一直在努力向上生長!”

“板凳硬漢”,不管在生意上還是精神上,都響當當

對于“板凳硬漢”這個稱呼,胡玉山非常滿意,“廠子用這個做品牌響當當!”

如今,很多人尋著“板凳硬漢”而來,十里八鄉村民裝新房買家具,學校買掃把課桌椅都來找他。今年2月,縣芙蓉學校來考察后,當即訂購 3000 套桌椅和500 把掃把,“硬漢的東西過硬,我們放心。”

一些殘疾人也以“板凳硬漢”為偶像而來廠里工作,“有些廠子會嫌棄我們,胡老板不僅手把手教技術,還管吃住,工資過硬,我們穩心!”

最初的“板凳硬漢”,是縣里一名下鄉干部取的,“那天聽了胡玉山的事跡很感動,不僅手藝過硬,而且精神過硬,做了幾件硬事,令人敬佩,順口就取了這個名兒。”

他所說的硬事,除了學手藝外,學文化也算得上一件。

因為殘疾,胡玉山沒進過學堂。一群孩子在看電視報上的節目預告。胡玉山好奇,也想看一看,同伴打趣說,你又不識字,給你也看不懂啊!

自此他暗下決心:“決不能做個睜眼瞎!”

他對知識如饑似渴,晚上弟弟做作業時就在旁邊看,念過的舊教材成了他的“摯友”。“我那時上一年級,哥哥就跟著我‘同步學習’。”小弟胡玉林說,“他的記憶力比我好,肯用功,如果能去班上學習,成績肯定棒。”

人心堅,石山穿。他從 26 個字母開始,2年時間硬是學完了小學至初一的課程。18歲那年正趕上掃盲學習,他用一年時間完成了初二至初三的基本課程。現在閱讀、計算、開票據、寫貨單等都不比正常人差。

“他認定了的事態度很堅決。”父親介紹說,他出院回家后,自稱“有明路”的人以 7 萬和 10 萬的年薪動員他“出去混”。“去乞討?你找錯人了!”胡玉山說完哈哈大笑。那人自感無趣,灰溜溜地走了。

在胡玉山眼里,努力奮斗才是正道。

現在,胡玉山有專用電動車,跑城鄉都很方便,智能手機用得滾瓜爛熟,線上線下銷售火熱,廠里機器隆隆作響。對于未來,他希望廠子能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掙到錢、改善生活。

如璞玉般歷經打磨,如大山般堅韌不拔,心存善念,勇往直前——

他的名字“玉山”,正是他人生的寫照。

記者 諶孫存 通訊員 余秋松

版權聲明: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“來源:懷化日報”“來源:邊城晚報”“來源:掌上懷化”“來源:懷化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/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懷化新聞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責任編輯:余來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